Queen's Award for Enterprise

我就要那份工作–杰克斯朗特(Jack Strong), 工程科技杂誌访谈(Engineering & Technology Magazine)

身為一位材料工程师, Jack的工作是提供过程失效模式及后果分析(Process Failure Mode and Effects Analysis),同时也需要研发新的材料。

你叫做甚麼名字?

杰克斯朗特(Jack Strong)

年龄?

26.

你在哪裡任职?

Grainger & Worrall.

你工作的职称是甚麼?

材料工程师。

你已经从事这份工作多久了?

一年。

你是如何进入这间公司的?

这是经歷过一番努力。在高中毕业后我在一间小家的汽车发动机研发公司上班,协助製作拉力机。有一次当发动机在测试床上进行测试,突然一个活塞从缸体旁边的薄壁射出, 直接打中我的大腿。之后公司要求我写一份报告釐清机械失败的原因,并好好调查变形的规模,而这啟发了我对材料学的兴趣与注意。

為了增进这方面的专业知识, 我进入拉夫堡大学就读工程学科,著重於材料工程。在大学就读期间的暑假,我也到过几家小间的工程公司工作, 以增进我的工作经验。在习得了著名大学材料工程学系的知识与技巧后,我发现要找到一份工作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大学毕业后,我进入了BAE系统公司的进阶科技中心工作, 我的任务是為英国的国防工业提供适当的材料。当我加入英国工程技术协会(IET),成為其会员的时刻,也正是我迈向特许工程师职位的开始。我在国防单位待了超过一年的时间后, 决定继续追寻以研究為主的汽车產业材料工程师职位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我注意到了G&W, 一个著名的高性能铸件专家,并有著刚刚创立好的研究部门,正需要招募材料工程师。

这份工作或著是说你每日的工作内容是甚麼?

我的工作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:一个是提供过程失效模式及后果分析(Process Failure Mode and Effects Analysis),另一个是需要做跟铝材料相关的研究以协助研发新材料。通常我的工作是学术与实业并进的。

我每日的工作是非常多样的,所以确定优先顺序非常重要。我可能很多周都在公司裡工作,然后隔天去参加会议, 之后可能需要撰写报要与缴交调查成果。这些每日的工作内容都很有趣,让我与全公司的部门都有互动。

这个工作最棒的地方是甚麼?

在我的工作裡,没有甚麼比把刚刚机加工完毕的高性能车缸体V12用机器切成两半,然后取样做冶金研究还要有趣的事了。我的工作还有另一个很棒的地方,就是可以认识很多有趣的人。

你的工作裡最糟糕的部分是甚麼?

要向我的家人和朋友解释我的工作在做甚麼, 也许是最困难和糟糕的部分。我想我的女朋友到现在还是完全不知道我的工作是甚麼,即便我已经告诉她很多次了。

直到目前為止,你有任何你有参与而引以為傲的项目?

我在这个工程领域还是新人, 但我已经有机会与许多不论是公司内或公司外的优秀人才一同工作。

对於目前和未来的材料研究项目, 我觉得自己非常致力於汽车工业的新科技发展, 而我部门的工作,会直接影响到汽车工业的未来科技发展与执行面向, 我相信这是一份绝佳的工作。

你会如何形容身為一位工程师的生活?

我无法想像自己担任除了工程师以外的工作。我想我连日常嗜好都与工程息息相关, 除了运动以外, 全都与设计与研发相关。举例来说, 我最近正在等待自己订购的增材製造三维打印机寄来。

你当初对工作的期待是怎麼样的? 有任何惊喜吗?

因為先前暑假都有在一些汽车厂工作, 所以我以為自己对这份新的全职工作已经完全準备好了, 然而之前暑期的工作只是一个初步尝试而已, 因為任期时间比较短的关係, 所以很多部份的工作是不会接触到的。现在真正开始这份全职的工程师工作, 我自己一个人必须进行多重项目研究, 并全权负起提出研究结果的责任, 可以说我的工作是一个可以让我脑力激盪的测试与研究的地方。

你有甚麼建议要给和你一样想踏入工程行业的新鲜人?

不要一位随波逐流, 找到一个独特的并且真正吸引你的地方,然后努力地达成你的目标。

你接下来会做甚麼?

我希望一边在G&W工作的同时,能够同时半工半读完成我的硕士研究学位。

Categories: Castings